-万达

.来源:网络空间治理创新摘要数字革命的浪潮席卷全球.在对数字经济和竞争力概念回顾的基础上,鉴于数字经济出现对传统经济的革命性和基础性作用,分两个层面界定“数字经济竞争力”的内涵,并对波特的钻石模型理论有所突破.提出数字经济竞争力的I3G模型,即数字经济竞争力的提升应该体现在基础设施、应用、创新、治理四个方面的卓越表现.最后对政府和企业提出建议.数字革命,或称“互联网革命”的浪潮正在迅速席卷全球.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型数字化信息技术的涌现,移动互联网带宽的不断升级,赋能组织和个人可以更好地掌控和运用数字化的数据、信息和知识资源.这些全新的生产要素作用日益显著,持续推动着总体经济的增长和转型,改变了人们的工作、生活等方方面面,形成一种全新的经济形态,即“数字经济”.2017年3月,“数字经济”首次进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成为国家战略.而对于数字经济,存在不同的界定.例如2016年在中国杭州举办的G20峰会通过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从关键生产要素、载体、效率提升和推动力四个方面对数字经济进行了定义.中国信息化百人会课题组将其分为基础型和融合型,测算结果认为中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到30.1%,相应地,美国、英国、日本这一比重分别为59.2%、54.5%、45.9%.阿里研究院(2017)将2016年视为数字经济2.0的元年.腾讯研究院(2017)根据数字化程度的不同,区分为信息数字化、业务数字化和数字转型三阶段,当前处于数字转型阶段.与工业经济的增长范式有所不同,数字经济借助于互联网迅速而广泛地将全世界的人、计算机及各类智能设备链接起来,通过信息、知识的无边界流动(尽管不是无限制的),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协作(泰普斯科特,威廉姆斯,2007),极大地释放人们的创意,激发各类创新,促进就业并提升产业能级,形成各种众包、共享等新的产业和业态.一些传统环境下的经济运行规律和商业模式或被颠覆,或变得陈旧.从数字经济的发展历程看,自第一台计算机诞生以来,信息通信技术(ICT)就代表着一种新生的强大力量,基于技术、商业与社会制度等方面的共同演化规律,ICT逐渐渗透到经济社会的日常运行中,最后实现与人类社会完全融合(El Sawy, 2003).当然由于各国信息技术的渗透水平不同,其数字经济的范围也各有差异.对于很多数字化水平低的国家,信息通信技术的影响相对有局限,数字经济的范围较小.但是对于一些数字化水平高度发达的国家,如新加坡、芬兰、美国等,其整体经济与数字经济已经密不可分,二者几乎可以等同.这种不同的发展水平,对外就表现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数字经济竞争力”.当前数字革命仍在进行中,数字经济的未来演进方向仍然充满着不确定性.但是可以明确的是,它必将对国家、产业和企业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经济论坛在《全球信息技术报告2016》中提出:数字革命改变了创新的性质,一个正在形成的新经济需要政府、企业作出相应的变革,需要在治理和管制方面全面创新.因此,从不同层面探讨“数字经济竞争力”的问题也就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具体地说,表现在:一是全球经济已经进入创新驱动的新阶段.国家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都是基于数字化的驱动和使能,数字化对经济的贡献日益明显.一国经济要想得到持续发展,离不开数字技术的支持.二是数字技术对于经济的渗透和融合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一些发达国家已经整体实现转型,而很多国家仍然在路上艰难跋涉.开展数字经济竞争力分析和研究,可以总结先进国家的经验,为后发国家超越树立标杆,基于自身的资源禀赋,加快数字化发展过程,避免走弯路.三是数字经济带来的不仅有机遇,也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此方面构成为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维度.在一个无边界、无约束的网络世界之中,网络情报战、个人隐私侵犯、数据非法贩卖等行为必须受到约束,网络不能是法外之地,这需要各国形成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意识,共同承担起维持网络安全,营造良好的治理环境,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以下先对数字经济和竞争力的相关理论进行回顾,在此基础上,剖析“数字经济竞争力”这一概念,并提出其基本构成要素和理论框架.数字经济的内涵界定从字面上,数字经济是指ICT所驱动的全球经济活动网络,可以简单定义为“基于数字化技术的经济”.这一术语最初是由美国学者唐·塔普斯科特(Don Tapscott)1995年出版了的一本名为《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希望和危险》("The Digital Economy: 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的年度畅销书中最早提出的,作者预见了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MIT媒体实验室的创立者尼古拉斯·尼格鲁庞蒂(Nicholas Negroponte)将数字经济描述为“利用比特而非原子”的经济.美国商务部1998年发布了《浮现中的数字经济》(Margherio等,1998),分析了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对经济的潜在影响,由此对政府和企业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包括技术、人才、标准和资本等方面.报告的基调是将美国1990年代突出的经济表现归功于IT和互联网的驱动,并列举了大量应用实例.这一报告及其之后历年的系列报告,对于数字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德国2016年发布了《数字战略2025》.作为面向未来十年的数字经济转型的指导,该战略提出了十项行动:(基础设施)构建千兆光纤网络;(创新创业)开拓新的创业时代,支持初创企业发展;(监管行动)建立投资及创新领域监管框架;(经济发展)在基础设施领域推进智能互联以加速经济发展;(数据治理)加强数据安全安全,保障数据主权;(经济发展)促进中小企业、手工业和服务业商业模式数字化转型;(经济发展)帮助德国企业推行工业4.0;(创新创业)注重科研创新,数字技术发展达到顶尖水平;(人才)实现数字化教育培训;(组织)成立联邦数字机构.可见该国对于数字经济的理解涵盖了基础设施、创新创业、经济发展、数据治理、监管、人才和组织方面.英国的标准行业代码将数字经济分为两类:信息通信技术和数字内容.信息通信技术ICT系统、硬件、软件和与此相关的服务.数字内容分为核心内容产业(产出为数字化的,如电子书和视频)、嵌入式内容产业(投入是数字化的,如建筑行业CAD的使用)和数字内容的分发者(如电视和广播)(Nathan and Rosso,2012).2016年杭州举办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提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金融科技与其他新的数字技术应用于信息的采集、存储、分析和共享过程中,改变了社会互动方式.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信息通信技术使现代经济活动更加灵活、敏捷、智慧.”我国贵州省2017年发布的《贵州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7-2020)》中沿用了这一定义宝格官网基于佩蕾丝(2007)技术范式传播两阶段理论,阿里研究院(2017)将数字经济分为1.0和2.0两个阶段.数字经济1.0 的核心是IT 化.这一阶段,信息技术在传统的行业和领域得到推广应用,属于IT 技术的安装期.数字经济2.0 出现于21 世纪10 年代,其核心是DT(数字技术或数据技术)化,即万物在线互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数据成为驱动商业模式创新和发展的核心力量.数字经济2.0 有四层架构:支撑、数据、商业、治理.在“云网端”新基础设施的支撑下,借助于大数据等新的生产要素,成长出互联网平台等全新的商业组织,并带来了商业模式、组织模式、就业模式的革命性变革,以及数据治理的问题. 从统计的角度看,对数字经济的内涵也有不同的理解.Haltiwanger&Jarmin(2000)较早提出测量数字经济的五个方面:(1)IT基础设施;(2)电子商务;(3)企业和产业组织;(4)使用IT的个人在人口统计和劳动力市场特征;(5)定价行为.美国商务部“数字经济顾问委员会”(DEBA)报告(2016)认为用传统方法来测量数字经济是困难的,对此他们提出一个四部分框架:(1)数字化的范围;(2)数字化的影响;(3)对经济指标的累积性影响;(4)数字化新兴领域的监控.这与OECD在《测量数字经济:一个新视角》(2014)报告的建议有类似性.英国经济社会研究院(Nathanand Rosso, 2012)在谷歌公司的协助下,尝试用大数据来对该国数字经济进行测量.他们基于英国政府对数字经济的分类,通过收集企业在互联网上实际商业活动的“增长智能数据集”(Growth Intelligence dataset),从部门和产品两个维度对数字经济进行重新分类,对其重新测量,发现传统测量方式远远低估了数字经济的规模和影响.《贵州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7-2020)》将数字经济分为主体产业部分和融合部分.主体产业主要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通信业等.分为两个类型:一是资源型数字经济,主要包括数据采集、数据存储、数据分析挖掘、数据可视化、数据交换交易等,大致对应大数据核心业态部分.二是技术型数字经济,主要是数字技术硬件产品研发制造、软件开发和技术服务,包括智能终端产品、软件开发、信息系统集成、网络通信服务、数字安全等技术领域以及虚拟现实、可穿戴设备、人工智能等领域产业,大致对应大数据关联业态部分.数字经济融合应用部分也分为两类:一是融合型数字经济,即数字技术与一产、二产的融合创新应用,这部分在生产过程中的融合特征较明显,通过推广实体经济与数字技术的融合来实现,直接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比如智慧农业、能源互联网、智能制造等新型业态.二是服务型数字经济,即数字技术与服务业的融合应用及创新业态.有的对服务提升、新业态培育的特征明显,如传统餐饮、娱乐、家政、旅游、健康医疗等领域的线上线下整合协同.有的提供一种新服务,导致商业模式与产品服务创新,如智慧物流、现代金融、数字化会展服务等. 图1 贵州省数字经济规划对数字经济的分类综合以上各种定义,我们发现今天对数字经济的理解显然已经超越了传统所理解的信息产业,而扩展到数字化技术的扩散和融合产业.它可以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与传统信息产业范围基本重合,如计算机、通信、互联网、广电、传媒等产业,它们构成数字经济的基础部分;另一部分是指数字技术向其他领域的扩张,不管是农业,还是制造业,只要其数字化对其工作产生了实质性影响,就可以部分或全部纳入数字经济之中,构成数字经济的应用部分.由此归纳出数字经济具有以下基本特征:(1)基础设施: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智能终端等智慧基础设施(smart infrastructure);(2)生产要素:数字化的数据、信息和知识;(3)发展动力:以数字化创新为基础的市场竞争所驱动;(4)产业组织:以平台为核心的商业生态系统;(5)发展趋势: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机器学习所支撑的智能化、智慧化社会.

中国梦?黄河| -玄女和墨渊 | -行云流水般

宝格官网
巳午未
油田区域

宝格bog登陆
-易到不易,获网约车牌